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kids.gif (7792 bytes)

四条好汉

Make sure the Font/Encoding on your browser is set to "Chinese Simplified" !


八年前的一天。上海。那是在一家电影院的游乐厅里。空空的厅内放了几十张桌椅。

在一面的墙上画着几个抽象化的人物呆板地伸展手脚。紧靠着这张墙壁画的一张圆台边,

则是四个初中二年级的男生横七竖八地围坐在一起。

那四个男孩就是当年的我们。

头顶上的吊扇慢条斯理的旋转着,传下来闷闷的嘈声;另一边的墙排列着是几台电动

玩具传来一阵阵高频率的尖叫声。

可是我们四个男孩却对周围的一切显示出十分的宽容。每个人面前放了一杯七毛钱的

咖啡,不时提起杯子喝一口,然后继续旁若无人的高谈阔论。从给新来的女生打分到叹息

昨晚中国足球队输球,从今天背英文被老师罚抄错句二十遍讲到美苏什么时候进行核攻击。

盖的天昏地暗。抬头望外一看:真的天色已暗!于十四个人提起地上的书包,各自奔回家

去也。

这就是当年读初中时的我们四条好汉。而且,我们每个人都有响亮的雅号:[田鼠]、

[杂烩面]、[章鱼],还有我[螃蟹]。

如果是刚才这种情形,往往是四个人放学后不回家在操场上打篮球,被教导主任撞上,

然后受训一番,连连点头立刻回家认真做作业。不过一出校门,四个人就到附近的电影院,

四个人打一通电动玩具之后找个地方,向干菜讲的那样,一起消磨完这短短却又痛快的时

光。

那时候我们四个男生可称得上[拜把兄弟]。四个人同在一个中学,一个班机,而且是

从进学校的第一天就结识了。

所有进入我[华中]的新生必须参加[新生大会]。那天,我们四个刚从小学毕业的初一

新人,被老天爷安排坐在同一张长椅上。俗语说[四条好汉一个帮],屁股还没坐热,四条

好汉就结帮了。互相询问下来,竟然全是本年投靠名校[市西]差了三四分落进[华中]的[伤

心人]。于是,四个人同病相怜,你一句我一句,痛骂这可恶的考试制度。[古时候范进这

么老还会中举,我们现在却只有一个考试机会,太不公平了!]

开学几个月后,伤心是淡忘了,我们四个男孩也成了好朋友。当然,每个人也封了个

不同凡响的绰号。

[田鼠]本来的名字气势惊人,,是[扬名宇宙]的意思。可他生来一副圆脸与一双眯成

一根线的眼睛,加上电视卡通片里有一位田鼠先生,我们不加思索的叫他[田鼠]了。[田

鼠]平时话不多,可往往一鸣惊人,金玉良言不少。他曾经声称:目不转睛看一个女孩五

秒钟,而她不回避,已经成功大半了。我们后来承认这是精辟实用的。

[杂烩面]的父母本来已经给了儿子一个干净利落的单名,可是宝贝儿子每天中午在校

内餐厅吃饭是买一碗杂烩面。而且他可以吃得满头大汗,吃面的声音惊动四座。结果,它

的美食成了他的雅号。[杂烩面]人长得不高,但也许日日食面之故,弹跳出众,打得一手

好球,而且极其崇拜NBA球员,保证我们将来可以看到他扣篮的英姿。可是后来每当球场边

有几个女生时,[杂烩面]肯定会快跑几步起跳抓一下篮圈,如果飞来几声惊叹的话,他会

很得意。

[章鱼]长得人高体壮,是正宗的山东大汉,气势非凡,玉树临风,其曾祖父又是抗日时殉

职的张自忠将军。所以他每次都能讲述当年他们家族在北平的宅第大得可以开火车,一个

人若在这里迷路要走一天一夜。一边讲一边张牙舞爪,活象八条触角的章鱼。我们当然听

了肃然起敬,也开始称他[章鱼]。

他们叫我[螃蟹],是因为有一年的生日请他们吃蟹代替生日蛋糕。他们吃得津津有味

之后却忘了我的本名了。

言归正传。四条好汉自从进[华中]一见如故,一年年读上去更是形影不离。虽然四个

人都不是用功的模范生,可精于考前啃书本之功,成绩更在前十名之内。高兴之余更是玩

得开心。一次[章鱼]从家中带来一只发黄起毛的篮球,还说这球是他当年曾祖父与日本鬼

子打仗时缴来的战利品。虽然我们不信,有篮球玩当然很好。从那天起,除非被教导主任

发现勒令回家读书,我们一放学就找多几个人来做NBA美梦。几年后个个球技进步,还去挑

战校队人马以示威风。那是提外话了。

初中第三年时整个年级学生都去市郊一农村训导半个月.我们四个城市少年觉得格外

新鲜.白天每个人跟随一农夫学习割稻,晚上我们寝室内却有一俞老先生监管我们四位.幸

亏[田鼠]带了几本《天龙八步》借与俞老先生。俞老先生看了满脑刀光剑影。我们就夜夜

出去捉青蛙,可是一次却钓了一条大蛇,吓得我们惊叫一声往回逃。之后只敢在房内与俞

老先生吹《天龙八步》了。

在乡下最后一天是我们失声去露营和B-B-Q。晚上我们四个人挤在一张帐篷里,本来

一人有一张毛毯,可是[杂烩面]正在猛追班上一女生,偷偷夹了三张送给那个[另一半]。

结果,我们四个人睡在又冷又湿的帐篷里共用一张毛毯,第二天B-B-Q全感冒了。后来一

直埋怨[杂烩面]见色忘友之不义。

乡下回来之后,我们即将初中毕业。[华中]校方发现我们四个不用功的学生头脑还

灵,尚属可塑之材,便来鼓动我们放弃高中考试直接升入[华中]高中。

我们四个人一直犹豫不决了。放弃考高中,意味着无法考入名校[市西]以洗三年前之

耻;同时也意味着比其它同学早三个月脱离苦海,进入暑期作神仙。结果四个人又一次来

到电影院那个游乐厅。

我们围坐在一起。[杂烩面]说他喜欢本校的杂烩面,不想走;[田鼠]说,他曾见过[市

西]的校花,满脸雀斑,这种学校怎么可以去?一个人一句,一致同意再做三年[华中]学生

五个月的特长暑期的确赛过神仙。可是高中开始后才几个月,[杂烩面]宣布他们全家

将移民去意大利了。在他临走前一个晚上,我们到[杂烩面]家告别。[章鱼]特意带来一瓶

黄酒。于是四条好汉把酒当歌,聊了整晚,最后却沉默下来,眼睛湿了。翌晨,[杂烩面]

走了。

第二年,余下的三条好汉中[章鱼]去了香港。而我,在高中毕业后遇上那位领事心情

好,拿了张学生签证跑来新大陆开始闯荡。剩下的[田鼠]去了厦门大学读电脑。

从此,四条好汉身处四方。

时隔很久,昨日收到[田鼠]的信。信中云:[本人在国内留守,只食玉英而心宽体胖。

只是读书辛苦,一筐烂书念到白头。遥想四条好汉当年,雄姿英发,打球谈笑已逾八年。

如今四条好汉分奔四处,不知何日重聚述当年豪情。你一个人在纽约,自己保重,[田鼠]

我会向老天说情的......

读完[田鼠]的信,我却很有感动。于是匆匆写下这些文字,心里在说:[老天爷,请保

佑我们四条好汉吧。]

 

汪 一 帆 paw_bl.gif (125 bytes)

summer of 1992 at Queens Colle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