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伴着走天涯

(小 说 )

 

汪 一 帆

 

Make sure the Font/Encoding on your browser is set to "Chinese Simplified" !

poem4.jpg (20854 bytes)

当晨曦从那小窗子射进来洒在地板上的时候,苏家昌已经醒了一会儿.他揉了揉

惺忪的眼睛,一翻身起了床,开了门走到外面的厨房里.

苏家昌打开冰箱的门,想找出一些东西当作早餐,可是只看到几个鸡蛋和几根葱.

他关了冰箱门,看见水槽里的几只脏碗,便知道住隔壁的小马已经出门打工去了.最后

他还是泡了一碗速食面,几口解决了.

接着,他又踱回自己的小房间,这时白色的太阳光已经把整个地下室照得很亮.他

瞟了一下桌上的钟,已经八点半了.他的心变得凝重起来,因为今天对于他,还有他的

家庭,是一个重要的日子.自从他从中国到纽约来读硕士已有三年了.而昨天是他妻子

小颖与六岁女儿一起去美国领事馆申请伴读签证,同时他们约定今天上午十一点钟苏

家昌打电话回国以获知签证是否成功.

此时,他坐在床上,心想现在距离十一点钟还早,自己却早早地醒了.今天他请假不

去餐馆打工了,为的也是打电话听消息.他心里有一点点紧张,随后,他自言自语地说"

已经三年了."他想安静下来,可是那一缕缕,一丝丝,细碎但强烈的情感却正在涌上心

头,并且夹带着一些苦涩.

三年前苏家昌辞去了大学讲师的职位,告别了结婚三年的妻子小颖与当时两岁的

女儿,千里迢迢来到纽约皇后区的一所大学读硕士学位.一千多个日子,每当他回想起

时,心头总是有千百种的滋味;而这一千多个日子,对于他来讲,绝不是一条平坦的路.

苏家昌至今不愿多想刚来纽约最初的几个月,因为他一想起那时的自己,就会立刻

重新沉入当初学业与打工两副重担的巨大压力与无比的孤独.刚来纽约时正是暑期,他

身边的钱连支付一学期的学费他都不够.于是下飞机的第一件事便是找工作.他认识的

朋友只有大学时的同窗小马一人,几个礼拜后,小马托人为他找到一个在布朗士区中餐

馆的洗碗工,一个月七百元.从那天起他尝到了现实的残酷.

他总记得洗碗盘的水永远是烫的,他的双手也一直被泡得又红又肿.一天工作十小

时,晚上下班坐在地铁里就开始睡,到了家连洗澡也免了,倒下就睡,第二天早上起床上

班,又是辛苦的一天.两个月后开学了,因为电脑并不是他原来的专业,他读得并不轻松

.以前在国内很熟练的英语讲起来舌头发硬,上课时教授讲话又快,他只能记下一半的内

容.除了焦急,他对自己的信心大减,.那个学期,除了一星期三天上课,他四天在曼哈顿

一家中餐馆打工.每天晚上夜深人静他推开门回到自己房间时,那种疲倦、寂寞、苦闷

,夹带着想家的思绪便开始缠绕在他的心头,孤独迷茫象影子一样伴随着他.他总是坐

在床上,轻轻蹙着眉,双手环抱胸前,那种自己仿佛被无边黑暗吞没的感觉排山倒海而

来.这时,苏家昌感到了在异国的天空下孤身艺人苦拼的悲哀.

除了第一个学期颇不顺心之外,几个月在餐馆打工也使苏家昌一下子尝尽世态炎

凉.餐馆打工挣学费固然辛苦,他毕竟坚持了下来.可是每天打工时必须忍受老板的盛

气,每天打工时都会在隐约的惶恐中担心被炒鱿鱼,每天打工时不得不吞下侮辱性的

命令.这一些很伤他的自尊心,尤其他作过几年讲师,习惯于学生对他的尊敬.即使他

表面上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他感到心在被刺痛.终于有一天,他觉得环境对他太苛刻

了,他已后悔放弃国内舒适的生活来纽约白手起家,他拿起电话去订回国的单程机票.

然而他恍然发现自己是一个懦夫,而且软弱无能,自身的倔强逼他放下放下电话......

最终,苏家昌决定无论打工读书有多艰辛,还要继续生活下去.

一直到后来他才意识到那最初的几个月是最难度过的.第一个学期他的课最后还

是全考了A,而且半年后他开始适应环境,可以应付自如了.他显然走出了来美国最初几

个月的阴影.同时他明白带着自己走离那片泥泞的,除了他自己,还有妻子小颖.

苏家昌一直庆幸自己有一位相濡以沫的妻子.他到纽约后才十几天就收到小颖的

第一封信.之后,每隔十几天就会有小颖的信来,即使有时他忙得一个月未能写一个字

回去.每一次,小颖的信总有好几页,让他看得津津有味,而且小颖似乎和懂他的心思,

每次都告诉他女儿已经长多高了,可以写多少个汉字,女儿又闹了什么笑话,等等.

他觉得看小颖的信是最美好的.小颖写来的信时刻散发出轻快的调子,不时插上一

段从前他们俩才懂的笑话,在信的末尾让女儿写上几个歪歪扭扭的汉字,而且告诉苏家

昌他的父母身体很好,她自己的工作也很顺利.他知道小颖要使他保持良好的心情.

小颖在千里迢迢之外,可是却懂得体贴自己的先生.她在苏家昌从前工作的那所大

学作讲师兼研究员,工作一直很忙,下了班她一个人照顾女儿.一想到这里他就觉得自

己未尽作丈夫与父亲的责任.然而小颖却常在信中写到"如果我的一份快乐让你知道,

不就变成两份快乐吗?别忘了这世上还有人伴者你走天涯."

苏家昌的确把小颖写来的新当成自己的精神支柱.每次他总是在期待与兴奋之中

拆开她的信.读信时,他仿佛看见小颖那双明亮的眼睛正凝视着他,使他感到无比的温

暖,充满了信心与勇气.之后,苏家昌一有时间就写回信,甚至在上下班时写几行字.他

休息时有一半在写信,乐趣无穷.他感到当他在用心写信时,好象可以拉着她的手,在

她面前倾吐自己的不快与思念.当信寄出去时,他会体会到一种如释重负的愉快,身体

中洋溢着自信与力量,而且可以超然地去迎接学业的重压与打工的辛苦.

来美三年下来,他觉得自己经历了一次脱胎换骨一般,除了自己更冷静更豁达地

对待不顺利之外,他也变得十分地怀旧.他常常使自己游离在前尘往事中.他经常想起

大学二年级时认识小颖的那个舞会,还哼起那晚在他俩耳边飞扬的"兰色多瑙河";他

曾想起他们婚礼的那个日子,还有他们女儿出世的那一天;他更不会忘记他在机场告

别的那一刻,小颖抱着当时才两岁的女儿有他父母站在一起,说了一声"保重",挥着

手看着他消失在通道的一端.而他当时带着一脸的微笑,似乎十分潇洒地离去,可是

当飞机离开地面的一瞬间,他却被无名的惆怅所笼罩......

三年后的今天,当小颖与女儿有机会来纽约与苏家昌团聚时,他却忧郁了.他很

清楚小颖并不是为了美国的生活而提出办理伴读签证.小颖来美国势必放弃她已校

友小有建树的研究工作而换来一家三口生活的重担.然而,当他在信中陈述利弊后,

小颖回信说"我想一家人苦在一起也是可以过的."苏家昌顿时理解了她对自己的爱

顾.

闹钟响了起来,把苏家昌从遐思中拉回现实生活中来.他看了下钟,十一点钟了.

他环顾这间小屋,除了一台电脑,银行中几千元存款,与还差九个学分就毕业的电脑硕

士,他是一无所有了.可是,他发现这些并不重要,因为自己拥有他的家庭在背后,如同

一双坚实的大手扶着他走过人生的坎坷,使他在三年后更加自信与坚强.

他向电话机走去,这时他心里轻松了不少,因为他已决定接受命运对他一家的安排

,不管签证是否成功,因为他感到自己站在希望之上,相信他的一家终究会有美好的将

来.

他提起电话,似乎特别沉重.深深吸了口气,轻轻的地说"小颖正坐在那里等这个电

话,今天可是一个重要的日子!"然后开始按下011-86......

 

summer of 1992 in NYC paw_bl.gif (125 bytes)